改變對日本觀點的二萬円

我第一次去日本不是帶團也不是去自助旅行,是參加旅行團去,那也是我第一次參加旅行團,我去的是日本的九州,在當時九州最有名的就是”豪斯登堡”及”海洋巨蛋”這兩個主題樂園,另外”指宿溫泉和沙浴”都是不可錯過的好地方。

旅遊的第一天是住在海洋巨蛋旁的海洋45飯店,先介紹一下海洋巨蛋,在20幾年前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室內游泳池,有人工造浪、人工沙灘、大型滑水道等,而且一年四季都能使用,因為它有一個可活動的屋頂,我是在11月底去的,所以日本已經很冷了,但在室內的溫度卻維持在28度左右,所以就算是打赤膊也不會感覺冷。

我因為很喜歡游泳,所以一抵達飯店後我就等不及的要往海洋巨蛋跑,我換了輕便的衣服,帶著泳褲就跑到了海洋巨蛋,身上只帶著飯店鑰匙和二萬円,並沒有帶小包包裝東西,因為在那裡什麼都有。我把鑰匙及錢放在外褲裡,一到了海洋巨蛋我外褲及上衣一脫就放在人工沙灘的涼椅上,然後等不急似的撲通一聲就跳下水了。

我非常喜歡海洋巨蛋的設計,一玩就玩了一個多鐘頭,這段時間陸陸續續有許多的台灣團及韓國團進來,人也越來越多,等我回到岸上時,我已經忘記我的褲子及衣服是放在那裡了,我找了一下才找到我的衣服。因為人越來越多我就先離開了海洋巨蛋到旁邊的大型餐飲區準備吃東西,結果我一掏口袋才發現我的錢及鑰匙都不見了,好在飯店的鑰匙是磁卡,所以我就先回飯店重新補了一張新卡,順便再拿錢準備吃東西,我那時壓根兒都想著錢一定被別人撿走了,所以就當錢掉了。

後來我又回到海洋巨蛋旁吃東西,吃完東西我心想既然來這了就順便到失物櫃檯去隨便問問看,我走到櫃檯前看是一位年輕的日本小姐,她先45度的向我鞠躬然後輕聲細語的說:「孔巴哇。」然後再用英文說一遍:「Good evening Sir. How can I do for you?」那種禮貌的態度及口吻讓人聽了很舒服。我也變的輕聲細語的回答她:「Yes. I lost something in the park. I just want to know did you get it?」她回答我:「You have to filling this form and writing what’s kind of thing did you lose?」

她順手拿了一張表格給我填,我就寫下飯店房間號碼的鑰匙,我心想到底要不要寫那二萬元日幣?我打從心裡就想一定被別人拿走了,因為那時候那麼多觀光客在海洋巨蛋裡玩。我最後只寫房間鑰匙給這位女服務員,她叫我:「糾斗媽ㄉㄟ。」然後就走到後面的小房間去找。等她出來時她又問我:「什咪媽械。Did you only lose a key?」我回她:「No. I also lost money.」她又問:「How much money did you lose?」我回「Twenty thousand 円」然後她又叫我:「糾斗媽ㄉㄟ。」又走到後面的小房間,然後拿了一個用透明塑膠套包的好好的小袋子出來,讓我覺得不可思義的是袋子裡面裝的既然是我掉的鑰匙和那我壓根兒都認為被別人撿走的二萬円,她說(以下是我直接翻譯她的意思):「你的衣服和外褲被別人移到另一張椅子上,鑰匙和錢就從口袋掉了出來,當錢要被別人撿走時,剛好被沙灘上的工作人員看到,工作人員阻止別人動這掉出來的東西,然後就把鑰匙和錢送至失物櫃檯。」更誇張的是我覺得那飯店鑰匙和那二萬円好像被清洗過一樣,感覺都像是新的一樣。我高興的也向那年輕的小姐鞠了45度的躬連聲說了好幾個:「阿哩呀哆。」她則回我90度的鞠躬:「哆一搭西媽西ㄉㄟ。」(不客氣的意思),那種感覺真的不由的從心佩服日本人的有禮及做事態度,在當下我都忘了那八年抗戰對日本人的同仇敵愾,只覺得佩服。

這在當時的台灣似乎是有些不可能的事,而在日本卻是很正常,這失而復得的二萬円大大的改變了我對日本的印象,以前那種對日本的討厭觀念也慢慢地改為接受到喜歡,到現在一年會去一、二次,交了許多的日本朋友,就因為這讓我覺得不可思義失而復得的二萬円。